标签归档:文摘

zzx

2015年8月12日

作者:柳永- 宋

对潇潇暮雨洒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
渐霜风凄紧,关河冷落,残照当楼。
是处红衰翠减,苒苒物华休。
唯有长江水,无语东流。

不忍登高临远,望故乡渺邈,归思难收。
叹年来踪迹,何事苦淹留?
想佳人,妆楼颙望,误几回、天际识归舟。
争知我,倚栏杆处,正恁凝愁!

总之有些人后来真的再也没见过(转载)

微信群里一姐们,说自己马上要毕业了。昨儿跟自己的好姐妹去夜店里蹦跶,然后半夜在马路上边哭边喊,于是她今天的嗓子哑的和杨坤似的。

想起我毕业的时候倒是风平浪静,啥疯狂的事儿没干。跟兄弟喝酒的时候一直很正常,感觉仿佛毕业只是一个再常见不过的程序,末了我一个人收拾行李的时候,听着yellow,突然间就跟傻逼一样地哭起来。我一直是个钝感严重的傻缺,大概直到那个时候,我才明白自己要告别的是什么。

告别。

尽管我们都在彼此的同学录里写着“友谊常在”之类的字眼——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流行着同学录这样的东西,还是现在早已互留人人微博——但还是莫名其妙地失联。曾经的人人热闹的景象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默。

倒不是不想去联系,只是怕联系的时候只剩下一句:“好久不见。” “最近还不错。”便无话可说。谁都害怕曾经的友谊变得如此似是而非,所以干脆不联系。也有因为逐渐开始走向各自的生活轨迹,偶然想起的时候,只是害怕打扰。

六点起床只为了见她一面的那个姑娘;晚上熬夜在楼下一起抽烟的死党连同他欠我的那顿饭;失恋的时候陪我很久又突然失联的姑娘;散伙饭上抱着哭的哥们。

后来就真的再也没见过。 继续阅读